首頁 > 書庫 > 《夜天鵝》野天鵝讀后感 蕾絲 夜天鵝小說大結局

夜天鵝

現代言情已完結

獨家完整版小說《夜天鵝》是李貞觀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李醫生,紀叔,書中主要講述了: 我覺得,成語“神出鬼沒”就是律照川行徑的真實寫照。 我們雖共住同個屋檐下,我卻無從知曉他的行蹤。他是何時離家,又是何時回歸,我們

|更新:2019-09-20 08:43:22

在線閱讀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獨家完整版小說《夜天鵝》是李貞觀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李醫生,紀叔,書中主要講述了: 我覺得,成語“神出鬼沒”就是律照川行徑的真實寫照。 我們雖共住同個屋檐下,我卻無從知曉他的行蹤。他是何時離家,又是何時回歸,我們

《夜天鵝》免費試讀

我覺得,成語“神出鬼沒”就是律照川行徑的真實寫照。

我們雖共住同個屋檐下,我卻無從知曉他的行蹤。他是何時離家,又是何時回歸,我們都不知道。他來去都像風,他是這個家最自由的一縷靈魂。

最自由的靈魂,連生病也與別人不同。

晴晴發現他時,他已昏躺在回廊階前,任誰催喚都不醒。看他前撲的姿勢,似乎是走到半道突然昏厥……

我發現他手肘有輕微擦傷,紅色的血珠細密而整齊地從脫皮處冒出。除此之外倒無其他外傷。

“以前發生過類似的情況嗎?”我問。

“我不知道啊……”

高秘書的電話不通,羅姨不在,家中只剩我和晴晴。此時,晴晴已全無主意,低著頭抽泣不已。看來此刻只能我來決斷了。

“我們先帶他回房。”

“好!”

我與晴晴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律照川轉移至臥房,剛扶他躺下,他便將身子蜷成團。

“打電話給李醫生,請他來一趟!”

“哦!”

多虧上次我生病得了經驗,知道律家是有專屬醫生。電話順利接通,我向李醫生盡量詳細描述了律照川的各種病狀,又仔細回答他的各種詢問。

在李醫生的指導下,我們為律照川測量體溫,又準備了冰塊、毛巾為他退燒。再簡單處理手肘的擦傷。

李醫生在電話里提醒:“如果他醒了,就給他吃顆退燒藥。”

“好。”我扶著手機,轉向晴晴,“家里有退燒藥嗎?”

晴晴泫然:“我不知道啊……”

“不急,應該會有應急藥箱,你想想,高秘書通常會將物品收在在哪個位置?”

“客廳!客廳的柜子里!我去客廳找!”晴晴奔出房門,跨出門后,她又驚醒回首,“雪州小姐,少爺的書桌抽屜里也有藥,你看看有沒有能用的……”

我四下一看,墻角有張書桌。我疾步奔至桌前,一把拉開抽屜。果然,里頭有藥。白色的藥罐子將一方抽屜擠得滿滿當當,我隨手抽出一罐,發現上面全是讀不懂的外文。

我如抓了一手天書。

見抽屜一角塞著本藥品手冊,我拿起來翻了翻。手冊的主人是律照川,首頁即登記著他的姓名與血型。冊子里主要記錄著藥品名、藥品功能以及、服用次量,還有——律照川詳細記錄了該藥品的服用效果……

我訝然發現,這些藥,全是助眠藥。

律照川,竟是個深度失眠癥患者!

我將藥品和手冊放回原位,緊緊合上抽屜。

此時,晴晴提著藥箱狂奔回來,我順利從藥箱中找著褪燒藥。瞅見律照川有轉醒,就立刻將他扶正,剝出退燒藥塞他口中,馬上喂水給他。沒想到,他服下藥不過十分鐘,他猛翻身下床,沖入洗手間,我手足無措地站在一旁,見他抱緊馬桶,似要獻出五臟六腑。

他雙唇慘白,額間細細都是汗。一手緊摁住腹部,似在忍耐著某種巨大的疼痛。

只能從旁看著、完全無能為力的我感到一陣揪心。

半小時后,李醫生終于來了。

李醫生迅速為律照川診斷,迅速搭配藥水。

細長針管穿過皮肉扎入血管,藥液無聲嘀嗒,生命富有節奏地漫入他的血管。

第一袋藥水完畢,律照川的眉頭舒展了些。

李醫生醫務繁忙不能久留,他便將觀察病人的要務交托給我,細細交待了許多后才離開。

送過李醫生。

我搬了把椅子,緊挨律照川的床沿擺好,坐下。

得見他睡顏安穩,呼吸輕柔如云,我輕吐了口氣。

我端詳他,單評外貌,是無可挑剔的漂亮。可惜,過于尖銳的表情與毒辣的口舌大大削減了分數。特長是,可隨時隨地可以激怒別人,令人七竅生煙。而此時此刻,他完全剝離了跋扈張揚,還添了幾分乖巧。

猛獸收斂利爪也能營造溫和的假象。

我盯著他的臉,看了好久好久……

似接收到訊號般,他猛睜眼瞪我。我下意識外后一挫,后背猛抵上椅背。

呃,痛啊……

雖說,他就這么松垮垮地躺著,目光依舊冰涼刺骨。

我垂下腦袋,片刻后再悄然抬眼,那人果然還在凌厲審視我,我坐立難安,毫無靈魂的解釋自己此刻的身份:“我是看藥水的。”

“我睡了多久?”他的聲音完全沙啞,釋去力量的聲音反透著一股別樣的溫柔。

“……兩個半小時。”

得到答案的律照川愣了。

之后,他不再開腔,我也不知道說什么。“尷尬”二字在房間上空悠然飄、蕩……

我意圖打破沉默:“我陪你聊會兒天吧。”

他看了我一眼:“聊什么?”

我插手入兜,指尖觸到了硬卡紙的一角。

“律少爺……你去鯉城了?”

律照川瞬時擰緊眉頭。

我立刻解釋:“你可別誤會……”

“是!”他快速回答,凜凜盯住我,一字一句坦然告知,“我去鯉城醫院查你的病例。”

“怎么樣,我沒撒謊吧!”說完,我才發現,自己語氣里竟摻雜著一絲驕傲。

他沒回答。

“在你的記憶里,我是個什么樣的人?”我又問。

其實這個問題,我早就想問了。

“難不成,你還想從我嘴里套到夸贊?”他的聲音一如他的表情。

我推測:“……看來,我們以前關系不太好。”

“的確稱不上和諧友愛。”

我將項鏈從衣服里拔出,利落將星星拆開,我將其中一邊亮給律照川:“你認不認識他?”

律照川飛快掃了一眼照片:“不認識。”

“你再看看。”

“不認識!”律照川微微提高了音量。

“……哦。”我悻悻收回項鏈,將星星恢復成原狀,拇指撫過金屬光滑的表面,剛才,它帶著我炙熱的體溫,才與空氣短暫接觸,就迅速涼了下去。

雖然我記不起照片里的少年是誰。我既隨身攜帶,那他對我而言,應該很重要……

我悠然想著。

“這個袋水怎么滴得這么慢!我到底什么時候才能拔針!”律照川突然生氣。

我看了滴管一眼:“這滴速不能再快了……再忍忍,這是最后一袋了。”

律照川不耐煩地別開臉。

這時,晴晴敲了敲門邊:“雪州小姐,客廳有你的電話。”

“我?”我應答著出了門。

離開易暴源,我有點小開心。

我想,不知道這通電話是誰打來的,來得可真是時候!

我萬萬沒想到,這通電話是紀叔打來的!

“紀叔!您怎么知道這里的電話?”久違的鄉音令我激動不已。

“雪州,你在那邊怎么樣,過得好不好?”

“很好很好!我住的家可大了!爸爸每周都給我寫信。對了,我還找到工作了!”

“你一個人在外面,萬事要多加小心,你有沒有、有沒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……”紀叔的聲音有些猶豫。

“奇怪的人?”我滿頭霧水。

“……我的意思是你孤身在外,凡事要多加小心。雪州,你爸媽都在國外,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來找我,你有事一定要和紀叔說!”

“嗯!”

這通來自家鄉的、出乎意料的問候電話令我的心暖暖的,我咧著嘴掛斷電話,一轉身,見律照川一臉肅然地站在門口!

我拍撫胸口,我實在無法適應他這般悄聲無聲的出場方式。

很快,我凝滯了動作,我發現,律照川正光著腳踩著冰冷的大理石上。

“你怎么不穿鞋?”

順著我的目光,律照川垂眸,他終于發現自己是赤腳來的。

他目光游移閃爍,有些不情愿地解釋了句:“……我餓了。”

我忍著笑問他:“清湯面,吃不吃?”

律照川微不可見地幅度點了一下頭。

這幾天高秘書頭很疼。她除了要照顧病臥在床的律照川,還要招待絡繹不絕的探病訪客。原本安靜的小院突然喧鬧起來,我忍不住暗暗贊嘆,處圈人士消息果然靈通。

林暄妍也是其中之一。

我看到她久久站在白屋子的落地窗前。即便那扇窗合得緊,窗簾也拉得嚴密。她依然扶著墻,踮著腳尖,試圖通過未拉嚴密的窗簾縫探到律照川的消息。我本不想打擾她,偏偏一腳踩斷枯枝發出脆響,她遽然回頭,見是我,她雙膝一軟,差點跌倒。

“小心。”

她尷尬一笑:“我站太久了……聽說川生病了,我就來看看他。”

“這里有門鈴,你可以進屋找他。”說著,我將門鈴按鈕的位置比給她看。

“不要!”她以為我要摁門鈴而猛沖向前,抓著我的手阻止我,“萬一川在睡呢?吵醒他怎么辦!病人需要多休息,你不要打擾他!”

我反應慢了半拍:“哦。好。”

一番激動后,林暄妍的臉色突然頹靡,她扶著額頭:“雪州,對不起,我突然有點不舒服,今天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嚴重嗎?需不需要去看醫生?”

“不用不用,我就是太累了,睡一覺就好。”她驀然抬眼,嚴正道,“不要對川說我來過,拜托了……”

我雖心中有疑惑,但見她如此迫切,我點了點頭。

《夜天鵝》精彩評論

    的確是人道的天堂。“選擇權越多社會越進步”,這句話才是《夜天鵝》想要闡述的主旨。 想混吃等死的混吃等死,最后祈求神靈庇佑靈魂;自強的修煉至三階就可以練出靈魂,肉體用克隆技術來延長以此長生;再就是勵志超脫天地玄黃外則可以進入道門由三清祖師庇佑修煉;還有一種眷戀人世的有后土大神開通六道輪回不斷轉生積累宿慧。主世界以科技和玄術并駕齊驅,實現無量功德籠罩,從各個次元世界獲得遺失的知識充實自身,邁入黃金時代,煥發萬丈光芒照耀無邊世界。

    為您推薦

    言情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快速时时是官方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