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書庫 > 《我家師父是個坑》我家師父又掛了 平胸小受文 我家師父是個坑免費閱讀

我家師父是個坑

古代言情連載中

《我家師父是個坑》作者:飛饞貓,古代言情類型小說,主角:傅纓,趙彥斌,本小說主要講述了: 張大將軍帶領著戰役中立功的主要人員進入朝堂。傅纓雖跟在其后,但一身銀甲顯更是顯得玉樹臨風,襯得眉清目秀。 從傅纓進入大殿,身上就

閱文集團|更新:2019-10-04 00:41:10

在線閱讀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《我家師父是個坑》作者:飛饞貓,古代言情類型小說,主角:傅纓,趙彥斌,本小說主要講述了: 張大將軍帶領著戰役中立功的主要人員進入朝堂。傅纓雖跟在其后,但一身銀甲顯更是顯得玉樹臨風,襯得眉清目秀。 從傅纓進入大殿,身上就

《我家師父是個坑》免費試讀

張大將軍帶領著戰役中立功的主要人員進入朝堂。傅纓雖跟在其后,但一身銀甲顯更是顯得玉樹臨風,襯得眉清目秀。

從傅纓進入大殿,身上就聚集著眾多目光,其含義各有不同。隱約有幾道似乎要把傅纓給射穿一般,充滿著敵意。

“好一個灑脫的女子!”站在高臺隨身伺候燕皇的高公公都不禁暗自贊賞。

皇上正了正神色說道“張大將軍此次出征辛苦了。有你的指揮之下,我大燕才能取得勝利。”

張大將軍低聲回道:“皇上繆贊了。此次取得勝利不僅依靠我大燕將士英勇抗敵,也是承蒙皇上的恩澤。”

“張大將軍太過謙虛了。”燕國內閣之一的宰相說道。

高公公得到燕皇示意后,清嗓高聲說道:“張大將軍等人上前聽封!”

“是,臣接旨!”一干將軍們跪膝接旨。

冊封封賞的東西基本上都是老一套,再升也升不了哪去,無非就是金銀多了些。令人在意倒是關于傅纓封賞的內容。

“傅纓武藝高強、足智多謀,在戰場臨危不亂,死守廬州要塞并宰殺兩位敵軍副將,其赫赫戰功足以成為當時猛將。雖為女子之身卻不懼戰場,乃是絕代巾幗。現冊封鎮遠大將軍,府邸一座,黃金千兩,百匹絲綢,欽此!”

“傅纓謝主恩澤!”

無疑傅纓是最大的贏家,通過廬州一戰揚名立萬,也是大燕國現在的炙手可熱的人物。同在朝堂真心為傅纓的三人,眼角都不禁冒出隱隱淚光。傅大將軍與傅博是因傅纓立下戰功為傅家爭光、守得百年家族榮譽。

而趙彥斌看到傅纓容光煥發、安然無事地站在那里,胸膛里日日不安的心終于放了下來。一年多沒見,趙彥斌想念得不能自已,眼光不受控制地留戀在傅纓身上。背著陽光進入朝堂的一舉一動甚至額頭上的散發,此刻都牢牢地印在趙彥斌的心里。

那一刻,他恨不得沖上去緊緊地把她抱入懷中,可理智在時刻提醒他那樣會害了傅纓。放在身側的雙手緊緊地握著拳,指甲深深地陷入肉中,一道道血印就這么心甘情愿地出現。那可跳動的心卻在喜悅地跳動著。

漫長的冊封大殿終于結束了,傅纓早早地出來守在通往宮門的甬道上等著自己的父兄。當見到父兄走來時卻沒有第一時間迎上前,卻被一群官員團團圍住。

看著擁在面前一張張陌生的面孔,一時間變得手足無措。

“各位大人,傅將軍剛回燕都此刻身體定是勞乏了。等到傅將軍收拾好府邸再請咱們過去做客可好?”趙彥斌圓滑地為傅纓解圍。

“還是趙大人考慮得周全,那就等傅將軍邀請了?”大人們說道。

傅纓拱手說道:“好說好說,得傅纓收拾好等會請各位大人吃席的。”

看著眼前的大人們終于離去,朝著趙彥斌拱手施禮感謝解圍,趙彥斌微微笑道點頭回應。轉過身后看到早已站在人群外的父兄二人。

父兄二人淡笑不語,看著傅纓略顯狼狽地走過,打趣道:“見過傅將軍。”

“爹爹你說得這是何話?我你還不了解嘛..”傅纓無奈地說道。

傅博看到自己的妹妹并未被功名利祿蒙住了雙眼,提上來的心此刻放了下來:“我們快點回去吧,得到你回城消息后,祖父與娘親早已在家準備起來了,別讓他們等急了。”

回到府中的傅纓早已被等候在廳堂的娘親抱住,哽咽的話語表達著思子的深切情感。如同意料中的一樣,闔家團圓。

在飯桌上,傅纓見到自己的碗內早已被娘親堆成了小山,愁于不知從哪下手時,就被一名進來送信的下人解圍了。

“小姐,這是一位軍爺送來的信件,請你速速前往順天府。”

傅博感到有些詫異:“你隸屬于軍部,現在卻急招你去順天府有些奇怪。”

傅纓淡淡說道:“兄長不必擔心,送信那人是個軍官,看來應該是張大將軍來找我的。我處理完就回來。”安慰完一眾親人后,起身離開。

“你可要小心啊!”將軍夫人看著剛回來的閨女沒待多久又因公事離開,滿眼的不舍。

傅纓接到信后,粗略地看了幾眼就快馬加鞭地趕到順天府。

見到順天府府尹后,有禮地說道:“我接到軍部消息后便馬上趕來,不知府尹大人找我有什么事。”

府尹官階是不夠資格上朝的,但現在滿燕都在歌頌眼前這個開國第一位女將軍,當然也是早有耳聞。

“傅將軍客氣了。下官是向軍部送信請求幫助,卻沒想到勞煩您的大駕。”府尹回道。

“府尹客氣了,到底是什么事居然把信送到了軍部?”也不怪傅纓感到奇怪,軍部與官場是大體是兩個不同的系統,平時互不干預。出了難破的案子有大理寺與刑部接著,從沒有走軍部這一說的。

府尹深深地嘆口氣說道:“這事說來話長了...”

燕都的城西大都是貧苦人家住得地方,在這里居住人們的生活也極其簡單,無非就是出賣力氣掙錢罷了。其中一戶李姓人家前段時間剛剛成親,這家的婦人為了能改善一下生活靠著刺繡的手藝也接了不少的活,名氣也漸漸地傳了出去。

一天通過人介紹得到城外一大戶人家的活,滿心歡喜地把雇主所要的東西送過去后,那戶人家卻不見了,原本的府址現在就只剩了一個破廟,而且破廟的后面是個亂葬堆,那婦人回來就嚇傻了前來報案。

府尹把派人前去查看,卻什么東西都沒有見到,只被大霧所包圍著很久才走出來。刑部與大理寺的人聽聞后,也派人去結果都是一樣的。

最后府尹實在無奈找了個道士,這道士說需要個殺氣與煞氣中的人或許才可以。于是這才把信送到軍部。

“看來軍部這群人把我當做殺神啊!”傅纓自嘲道。

府尹擦了擦出汗的額頭說道:“軍部派傅將軍來,說明傅將軍是個很有能力的人。”

“哈哈哈,府尹大人這么看得起我,我定盡心處理此事。”傅纓沒想到自己回來辦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處理這種詭異的事。

傅纓跟隨著領路的衙役來到地點。遠遠地看上去沒有什么特別的,倒是起了一層厚重的霧。之所以有厚重來形容,是因為霧給人的感覺很沉重,而且有些壓抑。

離得越來越近,同隨的衙役卻再也不敢走近一步。“傅將軍你可不知,以前弟兄們前來查看沒幾個從這里走出來的,都是在第二天正午昏睡著被扔到路邊的。”

見衙役們緊張的樣子,傅纓只好抽出一把佩刀獨自進入濃霧中。

進入濃霧中傅纓深切地體會到衙役們所言不虛。剛進來就連自己腳下的地面都看得有些費勁,眼前更是什么景象都沒有只有濃霧籠罩著。

可已經見慣殺戮的傅纓沒感到害怕。,只是緊握佩刀加強防備。隨著走進的距離越來越遠,傅纓聽見有歌聲從遠方傳來。

大著膽子朝歌聲走去,周圍的濃霧也淡了許些。也讓傅纓隱約看到前邊一棵大樹下坐著一個披著長發的人,看著那身量似乎是個男子。

傅纓卻沒有走上前,反而屏住呼吸觀察著樹下的人。

那人擺弄著手里的衣袖不間斷地唱著小曲,頭也隨著動作慢慢朝傅纓藏身的地方轉過來。

藏身在草叢中的傅纓大驚!那是張沒有皮的面容,臉上的血肉不斷地往地上掉,這’“人”好像習以為常一般,把掉在地上的肉撿起來送到嘴里,陰深詭異至極。

饒是傅纓膽子再大也禁不住這樣的刺激,縮著身子想要慢慢地離開,可在草叢中的細微聲響就把那“人”吸引過來,嗅著氣味穩穩地找到傅纓的位置。

“好香啊...”一雙長著尖銳指甲的手就朝傅纓襲來。

傅纓靈活地抽出長刀迎了上去,當長刀刺穿那“人”身體時,正打算松口氣,那“人”順著刀刃就朝傅纓的咽喉襲去。

“刺穿身體居然還能這么彪悍,恐怕眼前的根本就不是人!”傅纓已顧不得那些,松開刀柄,使勁地朝來時的路跑去,可周圍的濃霧早已令傅纓失去的方向。

邊找路邊躲避怪物追擊的傅纓早已疲憊不堪,一個不慎就被凸起的樹干絆倒。而身后的怪物早已追了上來,直取傅纓頭顱,可就在這時一道金光朝著怪物的額頭射去,擊出一丈多遠。

“大膽惡鬼竟私逃地府,活吃生人罪不可恕!”幾道金光就把怪物打得魂飛魄散。

而使出這金光的人緩緩從半空中降落,把早已暈過去的傅纓擁入懷中:“歡顏,你可越來沒有出息了,居然被惡鬼嚇倒。”

如果此時的傅纓睜開眼會看到眼前的人長著與錢進來一模一樣的臉,只不過此人的身軀呈透明。

惡鬼魂飛魄散后,濃霧也散開了,熾烈的陽光直射在這片土地上,周圍郁郁蔥蔥的,并為破廟與亂葬崗。

把傅纓送到容易被人發現的地方后,那個透明的人也消失不見了。

傅纓醒來后看到人來人往的,突然想起被怪物襲擊,連忙起身趕往。卻發現濃霧已經散去,眼前只有繁盛的樹木。幾番探究之下無果,便回順天府報告此事,結果此案也成了未接之謎。

回府后,私下里用艾草洗身,也把換下去的衣服給燒了,便蒙著大被睡了過去,沒對府中人透漏出一個字。

而在燕都典當行里原本在看賬本的錢進來突然暈了過去,著實把王主事嚇了一跳,連忙叫大夫前來,卻說不出緣由。不久后醒來,詢問也沒有不適的癥狀,令王主事擔憂立刻修書一封送到蘇州本家。

《我家師父是個坑》精彩評論

    這個作者(飛饞貓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來寫個幾章,向讀者們道個歉,講出個理由來。什么離婚啊?什么在忙相親啊?不知道讀者的原諒后,等個幾天故態復萌,又斷更了!!!然后沒個幾個月你是不要想見到她了。這么一《我家師父是個坑》寫了好幾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    為您推薦

    言情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快速时时是官方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