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書庫 > 《逆封神》封神英雄榜逆推姬發 完結版 逆封神全文免費閱讀

逆封神

仙俠連載中

完結小說《逆封神》是張德坤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朱海,那處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 此地夏季多雨,潮濕,瘴氣橫生,因此人人都好飲酒,食辣,這固然是當地風俗,另外一方面也是為了借助這等燥烈之物來驅除浸體的陰濕之氣。

閱文集團|更新:2019-06-22 08:01:34

在線閱讀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完結小說《逆封神》是張德坤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朱海,那處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 此地夏季多雨,潮濕,瘴氣橫生,因此人人都好飲酒,食辣,這固然是當地風俗,另外一方面也是為了借助這等燥烈之物來驅除浸體的陰濕之氣。

《逆封神》免費試讀

此地夏季多雨,潮濕,瘴氣橫生,因此人人都好飲酒,食辣,這固然是當地風俗,另外一方面也是為了借助這等燥烈之物來驅除浸體的陰濕之氣。所以通常酒這類的飲用之物,就是放在寢居之中。

所以朱海首先進入的就是犬乙的寢室。這族中巫祭想來是自身隱秘較多的緣故,只用一個奴隸,并且奴隸的活動范圍僅限于中庭和他的寢處,而在他身邊的這名奴隸通常只能活年余,就得換新人前來,朱海在兩年前也曾經來這里挑過兩次水,挨過幾次打,所以知曉得一清二楚。門口那兩名犬衛走后,本應在屋子里的那名奴隸似乎也去了壩子上隨身伺候,此地便是空無一人了。

犬乙屋子的空間并不大,僅一張床,兩個柜子而已,木幾上放置的東西一目了然,朱海想要尋找的酒水似乎并不在此,他摸了摸懷中的奐魚膽,心中更是有些急迫,尋到酒以后,他還得尋找一處藏身之地,計算好時間等犬乙飲下以后,再現身將其殺死。

朱海也并不是沒有想過在酒中下毒的可能,但犬戎十三部分布在這窮山惡水之中,多于邪蟲毒物打交道,而犬乙身為巫祭,連對敵時候箭矛上所涂的毒物都是他一手調制,尋常毒物只怕還未近他身,便早被發覺,即使一時疏忽喝下,也定有解救之法。

而要取得厲害的毒物,那過程中自然是無比兇險,朱海終究只得是個十四歲的少年,若是一意孤行去尋厲害毒物,只怕犬乙未死,他早已倒在了取毒的路上,因此他一路上想來想去,竟還是覺得只有這奐魚膽最合用,雖然得手以后還要自己親自動手,然而此物無色無味,效用也只是令人深度沉睡,成功的幾率應該要大上許多。

他再仔細的在犬乙的住處里搜尋了一陣,還是沒有找到放酒之處,忽在旁邊發現數件粗糙臟污的衣物,想來是那奴隸換下來的。便順手將之穿上,心想黑夜中面目本就不易被辨認清楚,穿上這衣服后倘若有什么事情,更有迷惑作用。

出了犬乙的寢處以后,朱海又去正門所對的大堂檢看,那里乃是會客,接待之處,酒器也有很大可能被放在那里,然而他再次失望。于是只剩下最后的右廂房沒去了,那處乃是犬乙修煉的地方,一些貴重東西也被收藏在里面,因此據說里面布設了許多陰毒詭異的機關,若不是萬不得已,朱海實在不愿意貿然進入,只是眼下實在已經沒有辦法,他一咬牙,走到了右廂房那扇古舊的門前。

走近了朱海才發現,那扇門原來并未關嚴,露了一條黑漆漆的縫隙,仿佛是一張猙獰兇暴的扁扁獸嘴,貪婪的恭候著獵物的光臨。朱海此時卻已是騎虎難下,將手按在上面輕輕一推,門便發出十分黯啞難聽的“吱呀”聲,徐徐開啟。這聲音在寂靜的夜里傳出老遠,也令朱海的心一下子懸起來,好在似乎周圍的人都聚集到壩上去了,他屏住呼吸等候良久,也沒發覺周圍有什么異動。

室中一片寂靜,仿佛里面是被陰魂所主宰著。朱海只覺得連自己的心跳都清晰可見,以至于血液里都生出了一股冰寒邪惡的感覺。一走進去,空氣里彌散著一股難聞的腥味,那既仿佛魚死透后又被漚爛了許久,又若是一頭巨獸打了一個快意的飽嗝,久聞了以后,很是有些惡心的感覺。

在這樣的環境下,朱海也不敢燃燭,只能安靜的立著,等待自己的眼睛適應著這黑暗,好在門外燃著的火把的光芒隱隱約約的反照了些進來,而這屋頂上也開了一個洞,有星月之光微微透入,大概是修煉時候方便取天地之氣,漸漸的,屋子里的大概陳設就現出了一個隱約的輪廓。

這所屋子是犬乙三進房屋中最大的一處,零落的家具都是貼墻擺放,將正中空了出來,在屋子中心放了一個木臺,其上枝葉青翠宛然。想來犬乙就是坐在其上修煉。在進門的左面,朱海一眼就尋到了自己所要的酒壇,零零散散的堆放在旁邊。

但是朱海的心卻冷了下來。

在幽暗的光芒下,他發現在酒壇的表面上,閃現著一層薄薄的綠色微芒,這絲光芒似死人骨頭中流失出來的鬼火,十分妖異,似有若無的,若不仔細辨認,完全會忽略過去。

而忽略的下場,那便是死!

朱海的年紀雖然幼小,可是記憶力與觀察力卻是連許多Cheng人都不及的。在四年前商人**之時候,他便親眼目睹過犬乙在水源中下過這種可怕的巫毒,結果不但那處水源全化作毒泉,連旁邊的植物也盡染毒Xing,商人用來托東西的騾馬吃了那草,立即發狂亂奔,一時三刻后便化作白骨。

朱海又靠近那堆酒壇,仔細看了一會兒,發覺那一層淡綠的磷光卻是淺淺的罩在上面,仿佛一層薄紗似的,并不與酒壇的表面相接觸,饒是如此。朱海要想將那奐魚膽汁不動聲色的放進這密封的酒壇中,卻是絕無可能。

此時朱海的耳中忽然聽到一聲微弱的呻吟!這聲音拉得長長了,里面似含了無盡的痛楚,怨念,仿佛若地獄最深沉之處厲鬼的幽泣一般!

說來也怪,這房子里四面俱是墻壁,但朱海始終覺得周遭有陰風陣陣旋繞,與自然界的寒冷不同的是,這陰氣直浸骨髓,似乎連魂魄都被冷硬了去!他縱然是抱著必死之心而來,只是這等太過詭異的東西,駭怕也是人的本能,朱海只覺得背上涼津津的,連汗毛都倒豎了起來,正想拔腿就跑,猛然間發覺屋子的左邊角落上似有一片很是眼熟的東西,心中一動,走過去拾起來一看,那赫然是半截衣襟!

--------是母親的衣襟!

斯時布料通常是用粗制的棉,麻所制,因為產量極是有限,因此衣物在普通人眾中頗為稀少,而犬戎野居山林中,女人所穿的衣服通常都是由自行蠟染,式樣花色各異,因此朱海才能將之一眼認出。

這一下,他的心中立即燃燒起一股希冀的火焰!一個素日里在腦海里縈回了許多次的念頭激烈的涌現了出來:

“莫非,娘還沒有死!”

他立即四下尋找,仔細的查看著還能否發現相關的線索,皇天不負有心人,很快的朱海就憑借在叢林里狩獵時候練出來的一些尋蹤查跡的本事,發現了一處通向地窖的暗門。這暗門與地面平行,只是色澤與地板有著些微的差異。朱海的心中固然是急如火焚,但卻知道此時急躁不得,耐下心來細細搜尋,卻是出乎意料的沒有發現任何的機關,一咬牙,用力揭開了那個蓋子。

《逆封神》精彩評論

    為您推薦

    言情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快速时时是官方吗